欢迎访问云顶娱乐游戏网站官网!

  • 无障碍浏览
您当前的位置: 云顶娱乐游戏网站 > 政务工作 > 法律服务

安徽省东至县法律援助中心对农民工檀某劳务纠纷提供法律援助案

阅读次数: 作者: 信息来源:法援工作科 发布时间:2019-06-10 09:40
[字体:  ]

案件类型:民  事

办理方式:诉  讼

指派单位: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法律援助中心

承办单位: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胜利镇法律援助工作站

承 办 人:董哲强

【案情简介】

东至县胜利镇村民檀某等14人在池州市某时装公司的厂房和宿舍工程做工,但工资一直拖欠未发。2018年5月24日,檀某等人以堵门和张贴小字报的方式,要求该公司支付“农民工工资”。胜利镇法律援助工作站站长董哲强接待信访人,檀某等14人提供了欠条,某时装公司提供了与涉案工程纠纷相关的生效判决书,称其不拖欠工程款。查看相关证据后,了解到欠条上虽然都注明债务是某时装公司厂房和宿舍工程项目,但除了檀某是工资外,其余的都是将工程支解分包的工程款。首先建议其他13名当事人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以诉讼方式实现权利;其次帮助檀某申请法律援助。东至县法律援助中心受理后,经审查认为檀某系农民工,符合法律援助受理范围,决定给予法律援助,并指派东至县胜利镇法律援助工作站站长董哲强办理。

承办人接受指派后,约见檀某,收集欠条的原件,通过查阅某时装公司提供的判决书发现,2012年1月4日,某时装公司就该公司的厂房和宿舍建设,与某建设公司签订一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总造价为663万元,约定2012年12月20日全部完工并交付使用,违约则需赔偿损失。某建设公司又将该工程分包给熬某和曹某,熬某和曹某是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因涉案工程未如期完工,2013年3月15日,某时装公司起诉,要求敖某和曹某返还未完工工程量的后续建设费用、已完工工程存在问题的返工工程量的建设费用,法院判决建设费用共1004474元从实际施工人熬某和曹某承建的部分工程款中扣除,有关工程款的给付另案处理。

通过梳理相关证据,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规章和司法解释,承办人认为:实际施工人敖某、曹某应作为本案被告。某建设公司将涉案工程违法分包给没有资质的敖某和曹某,同时因涉案工程的工程款并未结算,某时装公司所称不欠工程款没有法律依据,因此某时装公司和某建设公司分别作为涉案工程的发包方和承包方也应作为共同被告,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确定被告主体后,承办人立即撰写民事诉状,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敖某和曹某支付原告工资18000元及利息,被告某时装公司和某建设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18年6月25日,东至县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在本案审理期间,作为被告人之一的熬某因涉嫌拒不执行法院生效判决罪被浙江省某县法院判刑入狱,此案要到监狱开庭。由于监狱对开庭人数有限制,法院建议檀某撤诉,待敖某出狱后再起诉。承办人为了檀某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及时维护,坚持请求法院继续审理。在法院的多方协调下,敖某委托诉讼代理人出庭参加诉讼,9月26日本案在东至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承办人依法参加庭审活动。庭审中,被告敖某抗辩欠劳务费是事实,因该工程的工程款尚未结算,故至今未付。被告曹某辩称欠条是敖某出具的,某时装公司与某建筑公司尚欠工程款,工资款应由他们支付。某建设公司辩称:欠条出具的时间在事后且公司不知情,不能证明欠条的真实性;欠条是敖某出具的,应当由出具欠条人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突破合同相对性,要求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对我公司的诉讼请求。某时装公司辩称:原告的劳务费,应由出具欠条的人承担相应责任,我公司已履行给付工程款的义务,并且多支付了工程款,请求驳回原告对我公司的诉讼请求。

针对被告方的抗辩,承办人据理力争,发表代理意见:第一,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告与被告敖某、曹某之间的债权关系明确。被告敖某、曹某是本案的实际施工人,原告受雇于敖某和曹某,在该工程中做钢筋工。敖某出具的欠条中明确注明此款是某时装公司厂房工程款项,敖某对此不持异议。某时装公司与某建设公司认为该欠条与其公司无关联性,另外某建设公司还以欠条出具的时间在事后和公司不知情为由来否定欠条的真实性,这些都不能否定欠条的真实性、合法性和与本案的关联性。因为,根据建筑领域的实际情况,众所周知实际施工人无需向承包单位报告用工情况,欠条只能在用工结束后出具,是工资报酬的结算证据,用工没有结束,工资还在不断增长中,是无法出具数额确定的工资欠条的。因此被告敖某、曹某在涉案工程中拖欠原告工资18000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第二,被告敖某和曹某应当支付拖欠原告的工资及利息。我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法律规定欠付工程款要支付利息,工程款中包含了施工人员工资,欠付包括在工程款之内的农民工工资,当然应支付利息。敖某和曹某应依法支付檀某工资及其利息。

第三,被告某时装公司与某建设公司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建筑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禁止建筑施工企业以任何形式允许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使用本企业的资质证书、营业执照,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款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某时装公司与某建设公司明知被告敖某和曹某无建筑资质,仍然同意他们作为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并与他们签订合同,允许他们进行施工,对该无效合同的产生都有过错,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劳社部发22号)第七条规定:企业应将工资直接发给农民工本人,严禁发放给“包工头”或其他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第十二条规定:工程总承包企业不得将工程违反规定发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个人,否则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国办发〔2016〕1号)明确规定要落实清偿欠薪责任。建设单位或施工总承包企业将工程违法发包、转包或违法分包致使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由建设单位或施工总承包企业依法承担清偿责任。法律和政策对转包和借用资质的挂靠行为的禁止是同样的,挂靠行为比转包行为更恶劣。转包要承担连带责任,挂靠更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另外某时装公司抗辩已履行给付工程款的义务没有事实依据,法院生效判决文书已确定涉案工程款各方并未结算。某时装公司与某建设公司应承担清偿拖欠檀某工资的连带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定本案原告檀某与被告敖某、曹某成立劳务关系,原告要求被告敖某、曹某给付其劳务费及利息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被告某建设公司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将涉案工程分包给被告敖某、曹某,导致涉案建设施工合同无效,被告某时装公司取得该工程应当按该工程价款折价补偿实际施工人,现该工程未结算,故被告某建设公司、某时装公司对原告的劳务工资在未结清的工程款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18年9月26日,判决被告敖某、曹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檀某劳务费18000元并自2017年10月3日起至给付日止按年利率4.9%支付利息;被告某建设公司、被告某时装公司对上述给付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檀某对一审判决非常满意。

某建设公司和某时装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东至县法援中心继续指派承办人为檀某二审应诉提供法律援助,本案现正在二审审理阶段。

案件点评

本案系一起典型的农民工讨薪信访案件。本案的复杂之处在于涉及的诉讼当事人众多,法律关系复杂。承办人在接访时,全面了解案件事实并引导信访人通过不同的合法渠道维护自己的权益,避免了矛盾进一步升级,有效维护了社会的稳定。

一方面,本案的突出之处在于对被告的确定。承办人并没有仅从欠条本身出发去认定被告,而是搜集相关证据,熟练运用法律条文,理清本案的法律关系,将涉案工程的发包方和承包方列为共同被告,诉请对实际施工人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由于庭前准备充分,最终代理意见得到法院的全部采纳,成功地预防了执行难问题。

当前,农民工外出务工是一种常见的经济现象,在建筑行业务工的农民工所占比例较大。由于建筑行业的管理不到位,工程转包、分包和借用资质挂靠承包等情况普遍存在,很多农民工所提供的欠条往往是包工头个人出具的,很多时候即使赢了官司也拿不到钱。本案的成功办理也为以后同类案件的农民工维权提供借鉴和帮助,可以将发包单位和承包单位列为共同被告,避免执行难问题。

另一方面,本案代理过程中出现被告之一敖某被判刑入狱,导致开庭地点变更,增加案件办理难度。但在承办人的坚持下得以顺利开庭,体现了法律援助工作者较高的业务素养和敬业的工作态度。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